上杭教育信息网 FJSHJY.NET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观点争鸣

“www”即将淡出 互联网正在迎来后网页时代

来稿单位:新华网   发布日期:2010/09/01  [字体显示:  ]  [收藏]  [打印]  [关闭]

“孩子依旧在,但他长大了” ——美刊“万维网已死论”惹大范围争议

  几天来,全球的IT研发者可能都在关注一个话题:万维网(Web)是否已经过时?9月号的美国《连线》杂志封面以大笔黑字书写着“万维网已死”。这篇由该杂志主编克里斯·安德森与特约编辑麦克·沃尔夫撰写的文章称,万维网已死去,但互联网是永生的,万维网在其诞生20年后处于日渐衰落之中,新一代媒体巨人正在舍弃万维网,向着更有希望且更有利可图的天地一路畅行。

  万维网,这个网络世界上无可争议的重要组成部分,因何被认为已日薄西山?

万维网已逝,互联网长存

  题目的意思是:我们还用网络,但不用网页。

  在人们要进入网页输入网址时,敲录的WWW是World Wide Web的缩写,可以简称为Web,它的中文译名传神地结合了音与意——“万维网”。

  万维网常被当成互联网(Internet)的同义词,不过其实万维网是靠着互联网运行的一项服务。它就像一个资料空间,资源通过超文本传输协议(即HTP协议)传给使用者,而人们通过点击链接来获得资源。

  简言之,这就是打开一个网页。我们用浏览器作为桥梁和窗口,来获取WWW名下的资料信息;我们轻松地从一个网页链接到其他网页上,从不用关心这些网页分散在何处的主机中。

  而互联网,是无数计算机的连接者,是万维网网页资源共享的集合。它靠着基本的通信协议IP,以及帮助IP实现的可靠传输协议TCP(即TCP/IP协议)两相配合。

  这是它们概念上的差异。而在发展历程上,互联网是由美国冷战时期军用的阿帕网演变而来,随后规模延伸得迅猛而不可抗拒。这一点毋庸置疑,我们已经不容易看到一台没有连接上互联网的计算机。

  而万维网,很多人以为它也是美国的技术产物。但实际上,它出现于1989年的欧洲核子物理研究中心(CERN),也就是现在拥有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国际机构。其旗下的天才科学家蒂姆·伯纳斯·李,只为了将CERN的各个实验室连接起来,就发明出了世界上第一个万维网服务器和客户机。尽管那一刻它简陋到只能搜寻CERN研究人员的电话号码,但这一形式立即引起轰动及推广。

  随后,万维网的发明者宣布该技术对任何人免费开放,并不收取任何费用。这使我们现在不用点开一个网页就得付上一笔银子。

  美国最著名的信息专家、《数字化生存》作者尼葛洛庞帝认为:因万维网的出现,1989年成为互联网历史上划时代的分水岭。

  的确,尽管架构在互联网上,但是万维网的巨大资料和浏览方式推动了互联网的蔓延,万维网也借互联网成为其上增长最快的应用——在上个世纪90年代,万维网曾实现在1994年到1995年的一年跨度间,用户由不到400万激增至1000万。

  而《连线》杂志却给出了万维网大势将去的理由。

“后网络时代”到来

  这实际是一场网页与应用程序的逐鹿之战。

  “我们曾经热爱那开放、无拘无束的Web模式,但现在我们无情地抛弃了它,享受了眼前简单、流畅、时髦的服务。”克里斯·安德森在文章的一开篇指出。

  什么是简单的服务呢?安德森给出了一个典型西方年轻白领数字化生活的例子:睡醒后用床边的iPad检查电子邮件;吃早餐时继续用它登陆Facebook(脸谱社交网站)、发表Twitter(推特微博)、查看《纽约时报》;去公司的路上用智能手机收听播客;上班时用阅读器查看RSS订阅读物;回到家在Xbox Live(微软为其游戏主机Xbox所提供的网络服务)上玩游戏;或者用Netflix(世界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提供商)的流媒体服务看电影。

  以上这些都是应用程序。这位年轻人一整天都泡在网上,但却不在浏览网页,他运用了互联网而没用万维网度过了一天。

  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人,对于“上网”这个举动究竟是指“上互联网”还是“上万维网”不甚介意。但安德森认为个中区别不可小觑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数字世界最大的一个转变就在于:从开放式的万维网到半封闭的平台的转移。半封闭平台仍然架靠网络作为传输渠道,但不依赖网页浏览器来显示内容。

  这一区别的转折点被认为是以iPhone为代表的移动计算模式出现。在iPhone的平台下,是“搜索引擎无法横行,网页文档无法统治”的领域。当其能更好地适应人们的生活时,消费者已经出于“令人更舒适”而不是“令人更时髦”的原因来选择这个新平台,而除了“更习惯”外没有其他优势的旧方式就要退后了。至于开发商,也更容易从这类新平台中获取利润。

  这个趋势会持续扩大。据摩根斯坦利预测,在5年内,使用移动设备访问网络的用户数量将超过用个人计算机访问的人数。而这种移动数据传输大多由专用软件驱动。届时用户对速度的追求会战胜一切,为获得最佳体验感,而割爱那些泛用的浏览器。

  当然,安德森也指出,这并不是说人们已准备彻底放弃万维网,它的标志物——网页仍将存在,就像明信片和电报也并未从这世界消失。但是交互式媒体的核心,甚至是所有媒体的重心,已在悄然转移。

  约10年前,网页浏览器崛起,成为计算领域的中心;但现在人们已意识到:以网页为中心的网络,绝非数字革命的终极形态。

万维网萧条了吗?

  《连线》杂志抛出一枚重磅弹,意在发起一场激辩。

  反方,是Web 2.0峰会的两位创始人之一约翰·巴特利,他不同意万维网“开放、可搜索的共同平台”已经死了,它只是“正在成熟”。

  巴特利认为,万维网是各种想法的集合,它将人们联系在一起,并置于一个开放、公平、透明的平台上。而想要放弃这一切的想法简直太短浅了。当听到《连线》在没有考虑这些的情况下就宣布“万维网已死”,甚至让巴特利吓了一跳。

  巴特利不无讽刺地指出,一些公司宣称需要区分万维网,以便提供人们“要求”的服务,就好像他们知道在今后10年这些服务会变成什么样一样。试想一下,如果在网络发展的初期,让这种思维做主导统治的话,现在的世界恐怕再没有谷歌、脸谱(Facebook),也没有推特(Twitter)和必应(Bing)了。

  而人们怎能就此收拾行装、预备为万维网预想中的死亡而践行?“网络是在这世界上被创造出的糅合了最多善与美的方式,而预示其死亡让我觉得有这种看法不仅不成熟,且欠远见。”巴特利说。

  辩论的正方,却是Web 2.0峰会的另一位创始人,蒂姆·奥莱利,他大部分同意《连线》主编安德森的说法。在其眼中,万维网只是互联网进化过程的“青春期”,人们现正目睹着网络在它的生命周期中进入了一个更加“封闭”的时代。

  这位有着“Web 2.0之父”美誉的人表示,在2004年“Web 2.0”这一名称问世之时,自己已明确这是一个互联网的操作系统,而“数据才是一切的中心”——像谷歌、亚马逊等许多网站,已经悄悄地建立起巨大的数据后端来进行驱动,人们从浏览器内看到的成功网站只是前端。

  以应用为主的移动计算模式,更直接地呼应“后端数据”的重要性。因为对于一个应用来说,使用的人越多,它就会越好用。这个应用从用户那里收集到越来越丰富的数据,从而变得更加智能。正如谷歌首席科学家彼得·诺维格曾经就谷歌语音识别所说的:“我们并没拥有比别人好的算法,有的只是更多的数据。”

  而今,互联网系统变得更加丰富和复杂,这让蒂姆·奥莱利认识到,万维网作为文化现象,即使还能和以前一样强盛,但作为一种商业现象的万维网,可能已达到它的极限了。

  不过,奥莱利同时表示:“如果你同意在一个孩子成人后,说这个孩子可以算做死了,那么我就同意说万维网死了。”这一点上,奥莱利和约翰·巴特利一样,认为万维网只是在变化,变得更加成熟了,“孩子依旧在,但他长大了”。

推荐给朋友:
打印】 【关闭】

热门文章

 

上杭县教育局 版权所有 ? 2004 闽ICP备14002748号 主办:500万彩票分析 承办: 500万彩票分析500万彩票分析